社科網首頁|論壇|人文社區|客戶端|官方微博|報刊投稿|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
《社會學家茶座》總第31輯
<>
2010-10-29

 目錄
卷首語

克里斯馬

克里斯馬(charisma),是馬克斯·韋伯社會理論的一個重要范疇,原出于《圣經·新約》的《哥林多前書》,特指因蒙受神恩而被賦予的一種天賦。韋伯則用以指稱社會世界中一切具有超自然神圣特質的人與物。它是與世俗相對的超凡,更是與庸常相對的神奇。

盡管歷史長河中的“瞬間克里斯馬”,會轉化為“常規克里斯馬”;電光石火會凝固為恒常穩定;先知們的合理化預言亦已融進建制化的常規社會結構之中,但透過對世界各大文明的潛心研究,韋伯對于悠悠千年里那些具有克里斯馬特質的先知人物,依然充滿了神往之情。

在韋伯看來,現代性的當下世界,是一個諸神退位,也不見先知的時代。一切終極性的崇高價值,都已經從社會生活中消退??稍谏鲜兰o六七十年代,克里斯馬這一概念忽然在歐美社會流行起來,從政界人物、演藝明星到藝術大腕,從披頭士樂隊到一塊上好的名牌手表,舉凡對于公眾略微具有吸引力的人與物,都被人們冠以克里斯馬之名。老韋伯若從地下醒來,放眼望去,看到滿街都是克里斯馬,到處都是以先知自居的人物,恐怕會驚異得說不出話來。

盡管論韋伯學術成就與造詣,在20世紀中罕有人能夠與之比肩,但他卻首先是一個以政治家自我期許的人。他熟諳政治在現代社會中的種種脈絡,洞察這一領域的幽暗精微。身處德國轉型期的艱難時世,他慷慨陳詞,為現代政治領域高標英雄式的倫理,既批判只看到權力光鮮外表徒慕虛榮的淺薄青年,也嘲諷只知升官發財而規避責任倫理的票友政治。然而,能夠對政治志業作出如此透辟分析的韋伯,其自身的從政生涯卻終竟落空,不免令人唏噓。韋伯以政治為業,是寄希望于具有克里斯馬品質的政治領導,能夠振衰起弊,將生存的意義重新注入社會世界。

1920年6月,韋伯寫下了自己的遺囑,他將畢生心血所凝的《宗教社會學論文集》三卷,分別題獻給他的妻子、女友與情人。韋伯在生命將終之際顯露的這一面相,多少令人感到訝異。其實,他很早即已指出,在世界被理性化的進程祛魅之后,作為衛護自由與個性的屏障,那最后尚存的魔魅(enchantment),只殘存于公共領域中具有克力斯馬特質的政治人物,以及私人生活領域中的愛欲了。政治與性愛,這在常人看來性質迥異的兩個領域,在韋伯這里卻被賦予了某種同一性。這禁不住讓人聯想起清代文學家袁枚所作的兩句詩:

“蘇小墳鄰岳王墓,英雄兒女各千秋?!?/P>

王 焱

2009年7月29日

目錄
卷首語 | FOREWORD
001 王  焱 克里斯馬

隨 筆 | ESSAYS
004 趙法生  故鄉的狼
007 李道剛 兄弟合家與娜拉出走
010 湯 軍 狐貍精是怎樣煉成的
013 張慧瑜 一塊布的寓言
015 于愛群 胖子國里的瘦總統(伯克利札記)

聚 焦 | PERSPECTIVES
銀幕上的社會
018 胡曉梅 唐 浩 人人都愛梅蘭芳
027 趙 峰  回家——一部電影和一本書
033 郝 建  烈日之下,安有完人?——俄羅斯影片《烈日灼人》觀后
043 王澄霞  民族恥辱與大國風范——我看《南京!南京!》

社 會 | SOCIETY
048 柳士同 仇恨、暴力和苦難
053 翟學偉 誠信危機的社會根源
057 黃帝榮 功能主義視角下的大學生就業難
066 王 利 家國關系的現代重構——《人間正道是滄?!酚^后
071 方 剛 30年來中國家庭中的性變革

社會思想 | SOCIAL THOUGHT
080 陸興華 印度的“多樣”與中國的“搞活”
090 邵鐵鋒 君子的積極自由與公共領域
093 吳萬偉編譯 不講效率的公民(下)

世 相 | MASSES
098 陳季冰 一場標簽化的戰斗
102 張志平 “謠言”的詞源學和現象學釋義
107 張天潘 將“腦殘”進行到底——90后的非主流行為狀態

學術圈 | ACADEMICAL CIRCLES
112 劉洪波 知識界需要校準定位
115 冼 巖 公共話語權的天下三分
117 陳占江 知識分子??孪壬?/P>

閱 讀 | READING
123 王學泰 老北京胡同的最后留影——序趙鐵林《老北京話城南》
134 王玉玨  劉懷玉 空間:控制工具抑或希望之鄉?——評勒菲弗《空間與政治》

文 化 | CULTURE
142 余鳳高  浪漫主義與“肺結核情結”(疾病的社會史之九)
149 高成鳶 被遺忘的“悌”

資 訊 | INFORMATION
◇克魯格曼:世界經濟恐怕將衰退十年◇亞洲發展模式破產了◇中國悖論◇黃亞生論中國農村經濟◇中國解決權、錢、民沖突刻不容緩◇千萬不要輕言超越日本◇中國百姓到底有多富裕?
封二 趙鐵林——老北京胡同的最后留影

 

 

 

 

一本大道香焦在线视频_一本大道无码日韩视频_一本大道无码日韩精品影视丶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