社科網首頁|論壇|人文社區|客戶端|官方微博|報刊投稿|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
《社會學家茶座》(總第46輯)
2013-11-25

卷首語︱FORWORDS
王 焱 激情與利益
隨 筆︱ESSAYS
李 磊 《春盡江南》:精神被擱置以后
于閩梅 對柏林和莫斯科的政治敘事
沈興漾 平庸的惡
張宗子 杰克爾博士與海德先生
倪志娟 為何孤寂,誰的深淵?
社會思想︱SOCIAL THOUGHT
李競恒 墨家與通往奴役之路
孫傳釗 饋贈、賄賂與民主政體
徐 賁 自由價值與《舊制度與大革命》
吳萬偉編譯 平等的神話
學術圈︱ACADEMICAL CIRCLE
楊 君 社會學之未來:社會性的終結?
鄒笑笑 水怪、馬古利斯和錢學森
潘天群 從小老鼠拔羅卜看夏普里值
王建民 詩詠西方社會學名家
胡翌霖 網絡時代的寫作
聚 焦︱PERSPECTIVE
亞當•斯密悖論
阿馬蒂亞•森 斯密的市場從不單獨存在
王建軍 斯密悖論與斯密迷信
社 會︱SOCIETY
桂 華 理解中國農民的自殺
陳占江 農村兩性關系的變革
閱 讀︱READING
鄭也夫 打撈歷史的細節
田 鵬 “工蜂”背后的三重悖論
文 化︱CULTURE
張天潘 本山傳媒的傳奇
張慧瑜 《聽風者》:香港人的諜戰故事
于振勇 《盜夢空間》:社會科學對現實世界的認識
世 相︱MASESS
許斗斗 社會責任:滑坡、缺失與推卸
宋圭武 國人的食與色
趙法生 中國人為什么會扒祖墳?
資 訊︱INFORMATIO
◇《經濟學人》預測2050趨勢巨流 ◇從歐洲崛起反觀中國崛起 ◇美國智庫:我們其實高估了中國的崛起 ◇不高興的中產階級是個挑戰 ◇人類財富的分配模式 ◇人類智力水平在不斷下降

首語:利益與激情——作者:王焱 
  
人們對于利益的追求,在很長的歷史時期內曾被視為貪婪的罪惡而受到壓制;然而到了現代社會,利益卻最終戰勝了激情,使資本主義變成了一個巨大的宇宙。美國學者赫希曼(Albert Otto Hirschman)要探討的是,這一觀念的巨變究竟是怎樣發生的?他的《激情與利益》(The Passions and the Interests)一書,把我們帶回了歐洲現代早期社會思想的一場爭論。
在前現代的社會中,思想家大多將激情視為蹂躪文明的洪水猛獸,因為它一旦發揚起來,往往被用于從事征服與掠奪。因此,古羅馬的西塞羅說過,激情是對心靈的破壞,是對理性的叛逆。中古時期的歐洲社會,充斥著攻戰殺伐的暴戾之氣,孟德斯鳩放眼世界,發現凡是商業貿易得到極大開展的地方,都漸次走向了文明與禮儀,所以他認為,“哪里有商業貿易,哪里就有善良的風俗”,“商業貿易正在使野蠻的風俗日趨典雅與溫厚?!北M管孟德斯鳩也看到了金錢化社會所帶來的種種弊端,但是他依然肯定經由利益所促成的風俗,制衡了激情的泛濫無歸。
以亞當•斯密為重鎮的蘇格蘭啟蒙學派承繼了上述論題。斯密在1763年與法國思想界的交往及對巴黎面包師的觀察,讓他發展出了著名的“看不見的手”的命題。私利可以成就公益,遂為現代人所普遍首肯。
晚清末年的中國人也對政治性的激情深懷恐懼。記得有部小說講到,晚清的大家族中為了防范子弟的激情泛濫貿然參與政治,有一個秘方,就是讓自己家族的子弟早婚,不行,再娶兩房姨太太;再不行的話,就教他抽大煙?;蛟S正是這一平抑激情的“秘方”,讓倫敦藥房中公開售賣的止痛劑——鴉片,成了為禍中國的毒藥。
到了十九世紀,以往備受壓抑的利益,終于壓倒了激情,完成了自己的凱歌行進。人們認為由利益推動的商業貿易,是戰爭暴力的阻止者,文明禮儀的等價物,甚至就被視為道德本身。赫希曼此書的用意,在于探尋資本主義的價值基礎。不過在他看來,利益固然制衡了激情,從而恢復了理性的至尊地位,但是這里的理性,已經變身為專注于手段有效性的工具理性。他援引巴爾扎克小說《貝姨》中的話,不無譏諷地說,“位于憲法之上的,是那神圣、稀有、體面、可愛、雅致、美麗、崇高、活力充沛、無所不能的五法郎硬幣?!?
《激情與利益》一書,最終是以托克維爾結穴的。托氏認為,在庸俗乏味的資產階級社會中,激情具有重要的意義。沒有激情,人們不會參與公共事務。而公共生活是培育超拔世俗的優秀品質,使人不斷趨于完美的重要手段。他因此大力強調那種能夠“恰當理解的自我利益原理”(la doctrine de l’interet bien ententu),意圖調適“激情”與“利益”之間的張力,讓人們走出原子化社會所帶來的困境。

王 焱
2013年5月20日

 

 

 

一本大道香焦在线视频_一本大道无码日韩视频_一本大道无码日韩精品影视丶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